10

2024

-

05

2024传统制造出海:智能工厂是第一步?


       从传统制造业到数字化赋能的制造业,最难的是哪部分?

 

       “要呈现智能化,必须要从操作工、技术工、软件的应用、工艺等方面全部改变。这其中最难改变的其实是固化思维。”近日,科飞亚的创始人、董事长胡云亮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 

       科飞亚是坐落在洛阳家具产业带的钢制家具品牌。这家公司成立于2000年,以OEM起家。企查查显示,该公司注册资本6180万元。与洛阳产业带上大大小小的钢制家具工厂相比,科飞亚与众不同:工厂面积更大,厂区更干净。如果你在厂区走走,会发现机械臂、自动化操作流水线已经是工厂的“主角”。

 

       胡云亮告诉记者,他2013年来北京学习,知道了智能工厂将成为未来主流,于是心心念念要把智能生产线引入自己的工厂里,谋划数字化转型就从此时开始。

 

       2020年之后,科飞亚的转型按下加速键。2021年,他的第一个数字化工厂建成,共历时9年;2023年,科飞亚选择出海。今年,科飞亚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新的无人工厂预计2034年投入使用——这是科飞亚的下一个10年计划。

 

       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教授、国际商务与经济合作学系主任王健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国内制造业转型目前正处于与数字时代的商业结合的阶段。

 

       “中国企业从原来工业生产比较落后到现在已经可以控制好成本,慢慢做到自动化,下一步就是自动化智能化赋能后的无人工厂的普及,以及与电商平台、跨境电商的有效的结合,开始支持定制化柔性生产。”王健表示。

 

       如果不走智能工厂,企业就是死路一条?

 

       “在北京上课时,一位老师分享了对未来发展和人口的下降,以及年轻人最后不愿意走入工厂里面的看法。他说,未来,企业如果不走智能工厂,那就是死路一条。”回忆起2013年在北京学习时,胡云亮被这句话瞬间打动,下定决心开始打造智能工厂。

 

       当时的胡云亮只知道“智能工厂”这个词,却没有具象概念。于是,在2016年、2018年,胡云亮先后去日本、德国学习,才对数字化、智能化赋能的工厂有了新的认知。

 

       “有了认知上的变化,真实感受到了差距。”胡云亮这样评价当时的认知重建过程。在这之后就是漫长的说服,以及改变工厂其他员工的固化思维。2021年,科飞亚的智能工厂开始筹建,2022年9月份正式投产。

 

       投产之后,科飞亚买了好多先进设备,比如KUKA的机械臂。这对当时的科飞亚来说是一笔大额投资。当时胡云亮力排众议,他坚持认为这笔投入是划算且必须的。

 

       “我们财务成本核算,设备折旧一般都在10年,那么KUKA 10年以后全是纯利润。而且我考察智慧工厂发现,里面的设备有的都用了20年,这些设备的精度、速度还在线。”这是胡云亮下定决心的理由。

 

       但机器臂到了生产线上又遇到了问题。胡云亮发现,“赚钱不易,花钱更难”。产品只要掏钱就能买到,但是怎么去应用,需要靠工厂自身的经验。

 

       “当时我们30%的设备生产节奏几乎是不能连接在一起的,比如KUKA机械臂的节奏快,但其他工序,比如‘折弯’慢了,这样我们的生产效率也一样不能提升。最后我们把很多老的设备也都一起换掉了。”于是,淘汰旧设备又花了半年时间。

 

       在这之后,科飞亚开始进入真正的“智能工厂时间”。

 

       但是,挑战还在继续。硬件完善之后的科飞亚又遇到了新的问题:人才短缺。

 

       胡云亮说:“愿意进工厂、能把智能设备用好的人才太少了。我们目前花大价格招人解决这个问题。”

 

       与科飞亚同样面临人才问题的是星都,后者也是洛阳钢制家具产业带的一员。目前星都招不到合适的负责海外运营端的人才。

 

       星都营销副总经理毛向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星都从2018年开始转型,通过跨境供应链切入跨境电商,2018至2020年期间,星都已经把库存前置到了美国等海外仓,2021年全球疫情开始之后,星都的重点放在了北美市场。

 

       获取海外新增量:从“传统经销商”到跨境电商平台

 

       一位资深行业人士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人才需求的转变,也是国内传统外贸转型中遇到的普遍问题,“因为海外市场的做法变了”。

 

       王健告诉记者:“原来的工厂就是为了成本领先,所以优先控制成本。但新成长的年轻人思路就不一样了,他们的工厂既要数字化,也要跟前端的销售平台市场连接。”

 

       而传统的外贸市场多是通过经销商来完成。“当时澳大利亚、美国市场我们通过经销商去做,但还是0订单比较多。之后我们接触到了亚马逊,开始尝试C端市场。”胡云亮说。

 

       胡云亮一共有3期工厂。A、B两期是老的厂区。此次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走访的是最新建成的C厂区,这个厂区自动化和智能化已经“非常在线”。胡云亮告诉记者,这个厂区的货只供海外销售,主要满足亚马逊平台的发货需求。

 

       面向海外市场,是个聪明的选择。艾瑞咨询数据预计,伴随全球电商渗透率的稳步提升,2025年我国跨境出口电商行业规模有望达到10.4万亿元,2022~2025年复合年均增长率为16.4%。

 

       王健说:“国外市场比国内市场利润高是事实,毕竟国外市场大,国内市场卷得厉害,哪怕是新产品,国内的回款速度等各方面的商业周期拉得很长,对企业资金链是个考验,企业的成本很高。”

 

       “很多商家觉得做外贸比较简单,优势之一就是回款很快,所以目前的趋势是:新的产品先在国际市场做。”王健表示。

 

       谈及未来的发展,胡云亮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A区、B区两个工厂主要服务国内市场需求。

 

       “我们不再增加(这方面预算)了。未来的新工厂全做海外市场,下一个4.0工厂的16万平方米全是为国外市场服务,我也要出去继续考察市场,了解市场动向和需求。”胡云亮说。

 

       目前,国内跨境电商平台以全托管、半托管以及商家自主运营三大模式为商家提供丰富选择,商家出海的门槛不断降低。尤其近两年,亚马逊之外,阿里巴巴国际站、拼多多旗下跨境电商平台Temu等,纷纷深入长三角、珠三角等多个制造业领域,为大量制造业品牌提供全链路数字化服务,催生出B2B、B2C、C2C等线上贸易交易服务模式。随着数字技术的广泛应用乃至AIGC时代的到来,线上展会、跨境直播、云洽谈等创新方式的变革,都在重塑着贸易形式。

 

       华兴证券研报认为,目前欧美平价消费风起,同时,伴随着近年来我国各部门持续制定和完善跨境电商利好政策的发布,我国跨境电商行业有望步入快速发展期。

关注我们

成都金士力科技有限公司

微信公众号

这里是占位文字

成都金士力科技有限公司

华东地区:18224448086王先生(微信同号)

华北地区:18228050282闫先生(微信同号)

华南地区:18982051022杨先生(微信同号)

其他地区:18224448086王先生(微信同号)
公司电话:028-61932001
企业邮箱:info@kingsni.com
公司地址:中国(四川)自由贸易区成都市双流区物联三路588号


Copyright © 2022 成都金士力科技有限公司

技术支持:中企动力成都 | SEO标签